同性恋代孕生子,孩子能够健康的成长吗?看看这家人!

  • -

同性恋代孕生子,孩子能够健康的成长吗?看看这家人!

本文译自英国每日邮报

“我的爹超级同志的!但是他在我16岁生日的时候给我买了一台十一万英镑的保时捷”:来自英国有名的两个父亲家庭的试管孩子第一次描述其一家的独特的生活。

经常有人问起同性恋的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长,还有人问代孕出生的孩子会不会健康的成长。 尽管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是这对代孕出生的男同性恋的孩子来拉羡慕嫉妒恨啦!

对于大部分女孩子们来说这种的16岁生日派对是个梦想。——舞池建在游泳池的上方,DJ来自伦敦,而小寿星女则带着她的私人采购员从艾塞克斯飞到纽约去寻找她完美的连衣裙。

而这个时候,她的双胞胎兄弟則收到了一台价值11万英镑的个性化保时捷和一块定制的劳力士。

萨夫隆和阿斯彭 缀维特-巴罗可不是大部分的孩子。这对双胞胎是巴里和托尼缀维特-巴罗可这对英国最早的双爹家庭先锋最大的孩子们,而且这对夫夫把这件事变成了一个让人泪目的财务上的大成功。

Princeton, NJ. August 25th 2016. 16-year-old twins Aspen and Saffron with their dads Barrie and Tony Drewitt-Barlow (wearing blue shirt), at their new home in Princeton NJ Photography By Christopher Lane

Princeton, NJ. August 25th 2016. Photography By Christopher Lane
从左到右:快乐的一家,爹地托尼,儿子阿斯彭,女儿萨夫隆,和爹地巴里

在过去的15年间,缀维特-巴罗家庭一直作为着不同寻常的人物而饱受着争议

利用了在他们的英国代孕中心得到了出人意料和非常现代的家庭的人们把他们捧到了天上。但是他们也不得不面对来自于无法接受和传统生儿育女概念天差地别的生育观的人的谩骂。

他们的确是言行一致。 “爹”和“爹地”,托尼和巴里如此称呼自己。在一个已经出了五位代孕母的家庭中出生的孩子们面对着一些前代们从没有见过的不同寻常的问题。

在他们的第一次完整访谈中,托尼和巴里会帮助解答这些问题。

在16岁的时候,孩子们现在可以自由的谈论自己这个由一个复杂的包括捐卵人和代孕母在内的联合所形成的家庭, 抚养的过程和受孕的过程同样的奇异,而他们又如此富有。

“我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而这很重要。”阿斯彭说。“爹和爹地一直是非常好的父亲。爹和爹地说他们最大的成就就是有了我们,和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这可不容易, 尽管他们会从任何不好的东西中保护我们。

“就像所有的父母,有时他们也让我有点尴尬。爹地非常的…华丽。在学校体育上他开始尖叫和大喊,让自己注意力的中心。他全时都超级超级同志。有时它让我不好意思但这也让我爱他。

托尼(左),巴尔(右)和双胞胎于2000年。英国第一对代孕得子的同性恋家长。

托尼(左),巴尔(右)和双胞胎于2000年。英国第一对代孕得子的同性恋家长。

两人都非常有礼貌,保持目光接触和我们见面时握手。他们刚刚搬了家,从艾塞克斯的旧家搬到了新泽西,普林斯顿的价值210万英镑的奶油白色有着柱廊的公馆。这里有着有15英亩的花园,游泳池和可以划船的湖。“我喜欢有两个爸爸,而且我不认自己因为并没有妈妈错过了什么,”阿斯彭补充道。“我一直都知道我的亲生母亲是谁,我与她有着良好的关系。我感谢她所作所为。

“我知道爹和爹地是开拓者,你想,两个爸爸想要一个家庭。 但时至今日,我不认为有任何所谓的传统家庭。他妹妹萨夫隆接过话题:“爹地在需要的时候为我提供建议。我与他分享一切,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倾听者。话说回来,爹,爹地有时的很严格,他俩都审查我的男朋友。

阿斯彭和萨夫隆都不是同性恋,而两个人似乎都决心追求非常传统的浪漫。

‘爹地可以让人非常尴尬, 他会对他们严加盘问,还要让他们约束自己的行为,”她继续说。但是阿斯彭更糟糕! 他告诉我他认为谁会成为一个好男朋友,但我坚持要为贾斯汀·比伯等待下去。

现在有的有很多爸爸们都拥有家庭所以比较正常。我不认为我们会理解在当时爹和爹地刚开始的时候要面对的困难。但是我为他们自豪,他们证明了怀疑者是错的,而且成为了我们的好榜样。”

即使在非传统的家庭有一些事情是不变的。在GCSE考试成绩发布周,双胞胎都没有获得好成绩,在大多数的考试得了个不怎么样的C。

“和我们刚刚在她们的教育上花了五十万英镑,“

巴里在旁边,冷冷道,显然觉得被骗了。

所以这意味着年轻人会在六年级留级吗?不,他们都放了自己一年假。

“你们有什么打算?”巴里问道。“玩呗”阿斯彭怂了怂肩膀。“购物”萨夫隆答道。

快车道上的生活,阿斯彭和他有着个性化车牌的保时捷,尽管他现在才16岁,不到开车年龄。

快车道上的生活,阿斯彭和他有着个性化车牌的保时捷,尽管他现在才16岁,不到开车年龄。

双胞胎有这个资本,因为他们目前正被急于找到一个引人注目的家庭成为下一个卡戴珊的美国电视公司拉拢。

他们可能真的符合要求。很明显,他们为了逃离在英国时人们的冷遇和评头论足而离开了埃塞克斯。 但是他们跨大西洋搬迁加上即将在第四频道播出的双胞胎的奢华的生活的纪录片不会对他们加入美国电视真人秀的超级联赛的机会有负面影响。

今天,阿斯彭看起来挺精神——穿着深色西装和开领的的衬衫,而萨夫隆,热爱名牌和化妆品牌,穿着巴宝莉的衬衫,紧身裤和路易威登靴。双胞胎一个来自托尼,另一个来自巴里。

加入他们家庭餐桌的是小弟弟奥兰多,13,生物学上他是阿斯彭的双胞胎(他作为胚胎被冷冻了四年后经由不同的代孕母出生),还有一对六岁的双胞胎贾斯帕和达拉斯。他们由和孕育奥兰多的同一位代孕母出生,但使用的巴西模特捐赠的卵子。在慈爱的看着他们的是47岁的巴里和托尼,52岁,他们一直在一起30年了,2014年在法律容许时他们马上结了婚。

巴里是家庭发言人,像母鸡咯咯叫着一样指挥这指挥那。在家里,他的话就是法律。托尼是更安静,更慎重的那个家长。

但是最漫不经心的旁人看起来,他们对孩子溺爱也到了恐怖的程度。他们给他们十几岁的孩子买他们看起来不想要的东西,就像阿斯彭的保时捷911一样,他还没办法正确使用。这牵涉到了一个令人不那么令人舒服的话题:“这对家长是不是在试图用金钱购买因父亲们的选择而被同龄人疏远的孩子们的认同?“

回到他们花了两万四千英镑的party上,阿斯彭说:“我们有一个大帐篷和舞池在游泳池上方。我们邀请了200人,我们有一个来自伦敦的DJ,还有探照灯将光射向天空。”

萨夫隆则有她的衣服,1100美元的Halston Heritage的鸡尾酒礼服,从在纽约布鲁明岱尔购物中心购入,与之匹配的是一双伊万卡 特朗普的高跟鞋。她将它们加入自己已经充满名牌的衣柜——里边有她作为生日礼物收到的新的路易威登包包和鞋子 。

与此同时,阿斯彭似乎无动于衷。当被问起是否喜欢他价值11万英镑的黑色保时捷911卡雷拉时,他只说‘是的。”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蔑视着他的新劳力士。“它还没完成呢,它还在什么地方被加工着, 好像是瑞士?”

这对双胞胎很乐意炫耀他们的新卧室。萨夫隆的卧室在房子的顶部,床用织物上绣着花,泰迪熊靠着她的枕头放着。在梳妆台上有一张她两个爸爸的照片。

Princeton, NJ. August 25th 2016. 16-year-old twin Aspen Drewitt-Barlow, his trainers collection,.photography By Christopher Lane

阿斯彭在新泽西洲家中的运动鞋收藏,包括了乔丹和Yeezys。

十一个路易威登手袋散落在在地板上,凳子上和床底下。“我也有Jimmy Choo和香奈儿但路易威登是我最喜欢的,”她说。她承认美国的新生活让自己感觉复杂,而且觉得要离开她的朋友不容易。“我没有哭,但我很难过,”她说。

当被问起当她长大之后想做什么,她笑着说:“如果我能,我会嫁给一个有钱人和呆在家里。这只是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但也考虑到其父亲们对于传统家庭生活的坚决的攻击,也许她没在开玩笑。

阿斯彭在车库上方有一个迷你公寓, 里边贴满了英格兰和曼联海报,还有一个鞋架盒来保存他昂贵的运动鞋收藏,包括乔丹和Yeezys。他的野心是接管他父亲的生意, 关于成为一个名人,他比他的妹妹更乐观 。“我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有摄像头对着我,我习惯了,”他说。

像大多数青少年一样,阿斯彭和萨夫隆都会前一分钟自信满满,后一分钟就会变得尴尬,但很明显,他们有一个开放和诚实的与父亲的关系。

他们可以和我们谈任何事情,巴里同意了。“萨夫隆会和我谈话,阿斯彭和托尼。很多人说萨夫隆错过拥有母亲的联系,她没有人可以交谈关于月经和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但是嘿!我可是个同性恋!”

对于针对他们招摇的生活方式的指控他不以为然。“人们说,他们是被宠坏的孩子,但每个父母都想放纵自己的孩子。”“我不认为他们的特权是因为钱,”托尼插嘴。我认为他们的特权,因为我们是他们的父母。如果明天我们失去了一切,不得不用焗豆子和烤面包把他们喂养大,我们还会以同样的方式抚养我们的孩子,那就是用传统的的礼貌和尊重每一个人。”

很遗憾的,他们一家得到的回报并不是礼貌。他们离开英国的主要原,巴里说,是他们感到不安全,因为一些人反对他们的生活方式。

我觉得过去几年在英格兰的日子我们算是撑过去的,因为我们不想让阿斯彭和萨夫隆退学,但现在是时候继续前进了,因为我们曾经面临的威胁和骚扰。这里的人们不在意我们一个同性恋家庭的事实。这不是一个问题。”

这对双胞胎,应该说,从没有因为他们的父母的原因经历过任何欺凌。

一家人站在二百一十万英镑价值的豪宅前。

一家人站在二百一十万英镑价值的豪宅前。

在美国,他继续说,一家人感觉可以重新开始,他们甚至还商量要更多的孩子。托尼已经宣布自己太老了,不能再当爹了,但巴里渴望更多的孩子,特别是女儿。“我们有六个女性胚胎。他们在比佛利山庄冰冻着,”他说。这些卵子是由最小的双胞胎同样一位女性提供,然后用两人的精子受精的 。萨夫隆和阿斯彭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双胞胎,但是生物学上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使用同一位捐卵人,Tracie McCune的卵子,而由另外一位女性,罗莎琳德贝拉米代孕。

这对双胞胎最近遇到了一些其他的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们。这位捐卵人为这对夫夫家庭捐献了15到16个卵子,巴里说。说这是一个经验,阿斯彭表示。他们的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一位在《绝望的主妇》出演的演员,不久将登门拜访。

目前家庭收入来自两个企业。一个是巴里的总部设立在洛杉矶的英国代孕中心,托尼则有一个新泽西的消费品测试公司。他们的财产一共估计3800万英镑。

现在看起来他们想要挣另外一笔钱。巴里说:“我们总是说我们将创造一个伟大的纪实电视节目,我们的生活比卡戴珊一家更奢侈,更离谱。”

毫无疑问,他们是终极的现代家庭的建筑师。但是在实现它,巴里和托尼对可能陷入了世界上最古老的育儿陷阱:惯坏他们的孩子。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