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代孕产业链

  • 0

美国的代孕产业链

Category : 代孕

无论是为了获取美国身份,抑或避免节外生枝的问题,与蜂拥“赴美产子”的现象不同,外国人找个美国母亲“借腹生子”的现象正在美国悄然兴起。由于美国多个州允许合法代孕,诸如加州等地已成为美国代孕市场的重镇。

尽管代孕价格不菲,但这一“曲线”入籍的方式还是受到了很大一群客户的追捧。当然,在那些不孕不育的女性看来,代孕也是延续亲情的一个方式。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走访了美国代孕市场,发现与美国客户不同,寻求代孕的中国或者亚裔客户明显受制于传统文化影响,不仅对代孕一词讳莫如深,同时,对性别与出生年月也有特定要求。

身患血癌代孕圆梦

黛西出生在美国,她的父母早年从广州移民来到美国,在美国生下了她和她的妹妹。黛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她和她的丈夫布莱恩都是出生在美国的中国人。18岁那年,她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婚后,跟其他夫妇一样,他们也想要一个爱情的结晶,可黛西先后经历过多次化疗,尽管已战胜癌魔,但副作用却不容小觑。黛西在25岁就已绝经,这意味着她再无卵子排出。从生物学意义上成为母亲已无可能,好在她的妹妹愿意捐献其卵子。

通过体外授精的方式,医生将她妹妹的卵子和布莱恩的精子进行结合,培养成胚胎,最后植入黛西体内。但就在准备胚胎移植那刻,医生告诉黛西,过去的化疗影响会降低她怀孕成功率。迫切想要孩子的黛西仍决定奋力一搏。胚胎移植后,黛西欣喜若狂地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医生在第一次妇科检查时,便告诉他们胚胎已停止发展,并显露出早期流产的迹象。黛西和她的丈夫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并开始寻求新的医学手段来圆梦。

医生向他们推荐了代孕,黛西委托其母亲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招募代孕母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竟还有人看到广告后,来电询问黛西的母亲可否为其代孕。最后,他们通过一家专业代孕的中介公司如愿找到了代孕者,并于2012年4月成功诞下了他们的儿子。

黛西说,整个过程价格不菲,他们的心情犹如坐了过山车,可当她把期待已久的儿子拥入怀中时,一切努力都是那么值得。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问其整个代孕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时,黛西提到,还是过父母和祖父母那关。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上一辈人很难理解自己的孙子或重孙从一个素不相识女人的肚子里生出来,他们花了很多时间耐心地帮助老人理解什么是代孕以及整个手术的流程。但当孩子出生后,一切疑问都烟消云散了,孩子可爱的笑容足以融化老人的心,但老人依然对代孕一事讳莫如深。而对于他丈夫布莱恩而言,一举得子更是意义非凡,因为他家系三代单传。

受传统文化影响,多数亚洲人仍对代孕一事秘而不宣,他们的家长在美国通过代孕生子后,都会刻意避免跟代孕母亲保持联系。黛西表示,她周围的亚裔即使有生育方面的问题,也会有意回避体外授精、代孕等敏感话题,但她认为,如果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过现代医学能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何乐而不为呢?

当黛西告诉别人她怀中的男婴是通过代孕诞生的,周围的人仍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她和她的孩子。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使得大多数亚洲人对代孕这一敏感话题颇为忌惮,这也造成了亚洲女性在美国捐卵市场上的稀缺性。

亚裔卵子稀缺

新英格兰生育治疗机构的病人协调员山泰(Shantai Bonill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来捐卵的女性中大多数是白人,也有少量的黑人和墨西哥人,但绝少有亚裔和犹太人。而一些亚裔病人来到诊所便直言只要亚裔女性捐献的卵子来培养胚胎,从而通过体外授精的方式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这让他们感到很棘手。

在美国,普通的女性每次捐献卵子大约可以拿到8000美元的报酬,而一些卵子捐献的中介机构,甚至对亚裔女性的捐献补偿金加价至10000~12000美元,即便如此,还是一卵难求。

一位从事不育治疗超过20年的美国护士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或是受到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影响,有不孕不育问题的夫妇在近20年来迅速猛增,前来捐献卵子女性在服用促排卵药物后的产卵数量也大幅降低。这意味着女性的生育力正悄然下降,日后需要他人捐献卵子的家庭将越来越多。

援引美国财经杂志(Money Magnizne)今年7月公布的数据,1/5的美国夫妇受不育问题困扰,35岁以上女性不育的比例则升至1/3。而中国媒体在今年1月的报道中称,中国内地不孕不育率也由20年前的3%提高至12.5%到15%。

较之于亚洲女性的保守,美国女性则在捐卵一事上淡然处之。“为什么只能捐献六次?”一位多次捐献卵子的白人年轻女孩在注射促排卵药时向护士问道。每位女性只能捐卵六次是由美国生殖医学学会规定的。资深临床医生弗兰奇·希恩(Franci Sheeh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6次的限定并不是出于生理健康上的考量,更多的是出于伦理的考虑,这种限定会在人口学上控制一个女人拥有后代的数量,从而降低这些通过捐卵形式诞生的孩子日后出现近亲婚配的可能性。由于许多捐卵者都是匿名的,孩子可能根本都不知自己生母是谁。

山泰告诉记者,她也曾将自己的卵子捐献给了一对男同性恋夫妇。医生先是让山泰服用促排卵药物,接着在超声波的指引下,用一根针从下体吸出成熟的卵子,再将男同性恋夫妇双方的精子分别跟她的卵子结合,在实验室培养成两个独立胚胎后,植入代孕母亲体内,诞下双胞胎。在整个过程中,只有一个胚胎存活并成功移植入母体,他们最后得到一个男婴,并计划用冷冻的卵子再要一个孩子。这对同性恋夫妇对记者说,整个过程的花费在14万美元左右,如果打算再要一个孩子,他们还将支付6.5万美元。

如今,这个男婴已经7个月了,山泰视其为自己的侄子,并每两周探望他一次。但山泰对这个孩子并没有监护权,只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母亲。美国是少数几个允许代孕和捐卵的国家之一,并有完善的法律机制。山泰在捐献自己的卵子前,被要求签署一份法律文件,申明捐献卵子后,对捐卵代孕所生的孩子没有监护和赡养的义务,监护权仍属于那对同性恋夫妇。法律给出了明确的界定,既保护了捐献者和受捐者双方的利益,又避免将来卷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

然而,对大多数女性来说,用别人捐献的卵子来生孩子通常是无奈之举。但凡有一线希望,大多数女性依然会选择用自己的卵子受孕。

代价不菲

如果将卵子捐献比作生育产业链的上游,那么与之丝丝相扣的下游就是代孕产子。在美国,每个州对代孕所持态度各不相同,加州、内华达州、伊利诺伊州、康州、田纳西、西弗吉尼亚等州允许代孕。这也促使一些代孕机构集中开设在这些代孕合法州。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则要求,每一位代孕者必须在代孕前接受心理评估、性格测试和传染病检查。如果是已婚女性,她的配偶也将接受传染病检查,他们的血液样本将通过各大医院和诊所直接送检。如此严苛的排查避免了疾病以母婴传播的形式带给婴儿的可能性。FDA不仅对代孕者有着严格的审查,对卵子捐献者也有着相同的筛查要求。这样既规范了商业代孕的市场,又保证了新生儿的健康。

在法律上,美国代孕法也明确规定代孕所生的孩子依照协议,在任何情况下都完全属于委托客户,在代孕合法州,孩子出生后就可在出生证上直接写上委托父母的名字,从而避免了繁琐的收养手续。法律的清晰界定也杜绝了今后孩子归属权的纠纷,委托父母决不会陷入类似国内一些黑中介的代孕妇女反悔,怀揣着孩子“跑路”的窘境。

代孕法还要求委托客户将资金存放于律师管理的托管账户内,代孕机构、代孕母亲、医院、委托父母均没有权利来支配存放在该账户里的资金,律师则依照协议和法律定期从该账户里提出一定金额发放给代孕母亲,如果妊娠中止,剩余金额将退还给委托父母,这从根本上降低了委托父母的风险,保障了双方的利益。

当然,在美国代孕生子的价格也是不菲,其总价在10万~15万美元之间,其中包括中介费、律师费、卵子捐献者补偿金、代孕费和医疗费用等。

一位在美国医院工作的中国医生告诉记者,前来就诊的亚裔病人大多患有不育疾病,但也有一些被超级富豪包养的二奶,为了保持青春美貌,避免身材走样,也会砸重金赴美代孕生子。她们在服用促排卵药后,让医生取出体内卵子,并跟配偶的精子结合成胚胎,植入代孕母亲的身体,静候孩子出生,她们甚至无需在美国久留,当医生取出卵子后,便可以离开美国,而她们中的大部分都会选择冷冻自己剩余的卵子,以备将来之用。

当记者问起,赴美代孕生子的亚裔病人跟美国病人最大的区别时,山泰说,亚裔病人对出生的年份和月份特别在意。她经手的每一个亚裔病人,尤其是香港人,几乎都向她表达了能否让孩子在特定年月出生的意愿,而美国病人从无此类要求。究其原因,一些亚裔病人会在孩子出生前算好生辰八字,根据八字匹配度来选择跟自己相合的出生年月,这类要求在美国人眼里相当怪异,无法理解。山泰说,就曾有亚裔病人对她说,我不想要双子座的宝宝,这让同是双子座的山泰倍感尴尬。

由于很多代孕中介机构要求代孕母亲至少有过一次成功生育的经历,已婚已育的年轻女性成了代孕市场的香饽饽。朱莉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的第二个身份则是成功为两对夫妇代孕产子的代孕母亲。朱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很高兴能够用自己的子宫来帮助他人圆生育梦。

然而,也不是所有的美国家庭都对代孕一事抱有如此豁达的态度。爱丽丝(化名)两年前为一对亚裔夫妇成功代孕,并产下一个儿子。如今,这对夫妇想再请她为他们生一个孩子,她的丈夫却不愿意她再为别人代孕了。原因是,他太太代孕时,当别人问起,他总要解释孩子不是他们的,这令他尴尬无比,不堪其扰。

性别选择受争议

新英格兰生育治疗机构的创始人及耶鲁大学辅助生育项目的原主任盖德·乐维医生(Dr. Gad Lavy)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代孕生子在美国特定几个州完全合法,美国在这一领域起步较早,处理过较多的病例,因此临床经验比较丰富。而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往往能够为病人提供最合适的治疗方案,根据病人的激素水平,给出准确的药物剂量。

在美国,胚胎在实验室的储存也有严苛的章程,所有的样本,包括精子、卵子和胚胎,都须至少两个在场证人同时检查,确保在标签上至少有两个确认码,除了核对姓名,还要核实其社会安全号码和诊所编码,如此严格地核对后,在源头上杜绝了将他人胚胎错植病人体内的可能性。

此外,美国还拥有最前沿的医疗技术,这也使得他们在处理一些疑难杂症时,拥有更高的成功率。盖德·乐维医生表示,他们几乎拥有世界上最前沿的技术,包括卵子的冷冻、解冻,全套基因检测,胎儿性别鉴定和玻璃化冷冻。比如,基因检测则是从胚胎上取出3~5个细胞,送去基因检测中心检测,由于活体取样,检测结果可靠,可在早期排除遗传缺陷和先天疾病,并能测出胎儿性别。

尽管技术成熟,但是选择婴儿性别的伦理问题一直备受争议,美国也是少数几个允许对胚胎做性别选择的国家之一,但碍于宗教原因,并不是所有的医疗机构都提供性别选择的服务。山泰告诉记者,很少有美国病人会刻意选择婴儿性别,除非是男同性恋夫妇,由于家庭成员中没有女性,为方便照顾孩子,他们倾向于拥有男婴。一位通过代孕得子的美国人埃德加(Edgar)则对记者说,他不会刻意选择婴儿的性别,那是上帝的安排,他不想违背“天意”。

Conceptual Options 新概念家庭代孕代理 

文章信息内容来自網易财经 (http://money.163.com/14/0903/02/A56FR2F200253B0H.html)

Feb. 20, 2015


Leave a Reply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