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禁止代孕,伴侣们的低价选择越来越少。

  • -

尼泊尔禁止代孕,伴侣们的低价选择越来越少。

Category : 代孕 , 生殖法律

Conceptual Options,新概念家庭新闻

摘翻译自纽约时报

加德满都,尼泊尔——我们不知道胚胎归属于哪里,但不可能会在这个位于尼泊尔首都,空空如也的的生育诊所里。
几个月来,这些胚胎都被储存在Grande市诊所和医院生育中心里的充满液态氮的容器中。直到最近生意还欣欣向荣的代孕业务,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准父母。但现在这些胚胎陷入两难境地。尼泊尔在去年9月份突然禁止代孕。

surrogacy-in-nepal

图片来自The Himalayan Times
“我们目前的状况就是代孕被禁而我们不知道要到哪去。”凯恩拉弗蒂,一位从墨尔本,澳大利亚而来的数据服务官说到, 而其还有胚胎存储在诊所。
对于一些伴侣们来说,通过代孕让另一位女性帮助经过胚胎移植孕育孩子,是他们唯一的拥有基因上是自己孩子的机会了。但是很多人无法负担在发达国家如美国和加拿大的费用,所以在比较没有规范的国家如尼泊尔,印度和泰国来寻找比较便宜的方法。现在这些国家一个接一个的因代孕母受剥削,监管和安全为由而关上了大门,让并不是那么富有的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少。
“看看现在的世界地图,”以色列Tammuz代孕中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多伦 马么特说道“只剩下很少选择了。”。
美国对于代孕的的规范因每个州不同,而有些州会比其他州友好一些。其中加州的法律的支持是最有力的,而在像密西根代孕的合约是无法执行的。
在世界范围,代孕只是在少数国家有不同程度的规范。像是加拿大和许多其他国家,禁止商业代孕,这意味着孕母只能得到她们日常花销的补偿。乌克兰是少数为外国人提供低消费代孕的国家之一,但是对于像Rafferty和他的伙伴这种需要捐卵人来形成胚胎的同性伴侣就不行了。
以色列禁止同性伴侣利用代孕母,而很多异性伴侣们则认为手续繁复而且昂贵。一些伴侣们,像Oshri和Anat Gez,曾经在国外寻找过更简单而且便宜的选择。
Gez夫妇说他们在十年中经过四次在印度代孕的失败后终于来到尼泊尔。
他们想要两个孩子,在尼泊尔下禁令之前他们已经在加德满都计划通过代孕生一对双胞胎。他们留下的胚胎的储存费用会非常高,尤其是在一个胚胎已经无法使用的国家。
他们的双胞胎不幸早产,而其中一位已经夭折。Gez夫妇只抱回家了一个孩子。
现在Gez夫妇已经决定销毁剩下的胚胎。现在这对伴侣必须找一个新的地方再次开始整个手续。
“我们之前都不知道,我们以为我们有了一对双胞胎。”丈夫说。
来自澳洲的Rafferty先生,和他的伴侣也在评估不同的方案和他们的胚胎的处理方法中。在印度关闭了针对同性和单身人士的代孕业务之后,他们和很多人一样来到了尼泊尔。迟些印度完全关闭了对外国人的代孕服务。对于留下来的胚胎的去向也曾经有过讨论。让问题更复杂的是,冷冻的胚胎会比新鲜的难以利用。
印度和尼泊尔的边界互相渗透,有代孕方面的专家表示,一些想要成为代孕母的女性可以很容易的穿过国界到规定比较宽松的尼泊尔,这曾经是个问题。
妊娠代孕手续被认为是剥削贫穷妇女的手段而一直受到非议。 Prabin Pandak,一位反对代孕的法律提倡者,曾经在最高法院请愿禁止代孕,提出代孕和走私人口相近。
“剥削的可能性非常高,”Deepak Dahal,一位尼泊尔的记者说道,他曾经在Nagrik新闻报道代孕的争论。
互联网上到处都是代孕中介的广告,一些比另一些更有敬意。在尼泊尔,通常中介担任着准父母和当地诊所的中间人工作。
“这些中介的问题在于——当然其中有一些是不错而且细心的。——但是这行谁都能干,”Lisa C.Ikemoto,一位加州大学Davis分校的法律教授表示。她专精生殖技术。“基本来说他们只需要建立一个网站而已。”
在尼泊尔的代孕母们都来自印度贫穷和偏远的地区,一旦中介公司拒绝付款或者是她们生病与受伤,她们基本没什么保障。代孕的反对者还担心中介公司和准父母没有照顾生病和残疾婴儿的责任。
但是推崇者则表示代孕母会得到一笔能够改变其生活的钱。“说实话她们是为了钱做这个的。曾在Grande诊所负责代孕业务,现在在印度与Rafferty先生远程合作的的Sahil Gupta医生说他通常安排的代孕母大概一笔交易会收9000美元,再加上食宿。
“这些代孕母通过代孕挣的钱大概相当于是她们10年的积蓄,”Gupta医生说,他还表示希望政府会改变主意。
在政府的禁令生效以后,只有一小部分的孕妇被准许完成整个孕期。一位害羞的还在诊所中女性Bibha因为隐私的原因不愿意提供自己的姓氏,表示自己在印度作为裁缝一年才挣几百美金。她通过诊所的翻译表达了希望尼泊尔政府回心转意的意愿。
在禁令执行之前,Gupta医生估计自己百分之40-60的客户为同性伴侣。这些客户的一部分去了墨西哥,Gupta医生说那里离禁止国际代孕还有一小段时间。
“对于同性伴侣来说这越来越难了。”Dndrew Vorzimer,一位专精生殖法律的律师说道。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