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封禁代孕业,这次来真格的

  • -

柬埔寨封禁代孕业,这次来真格的

在柬埔寨,一位澳大利亚的女性因运营一家非法的代孕诊所被捕,而超过40对澳大利亚伴侣则被强迫放弃拥有家庭的梦想。

重点:

  1. Tammy Davis-Charles在周末被反人口贩卖警察逮捕。
  2. 她运营一家叫做Fertility Solutions 的诊所,对准父母和代孕母进行匹配。
  3. 根据family through surrogacy的主管表示,Davis-Charles女士深受许多澳大利亚人的信任。

根据柬埔寨日报报道,Tammy Davis-Charles,49岁,在被相关部门跟踪10个月之后,在上周末于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的时候被反人口贩卖警察逮捕,

警官Keo Thea透露:因为她的健康状况不容许其于金边法庭出席,所以在缺席情况下被控告。

两位柬埔寨籍人士-一位护士和一位公务员——也一起被拘留审问。

他们被控告伪造档案和贩卖人口,令其面对最多两年的刑期。

Davis-Charles女士运营的Fertility Solution诊所会匹配准父母和代孕母——通常是贫困的柬埔寨女性。

 

她绝大部分的客户是无法自己生育的澳大利亚伴侣们。

在这个月初,继邻国的泰国和尼泊尔之后,柬埔寨政府针对代孕颁发了禁令。

Thea先生,柬埔寨的反贩卖人口部门负责人,向柬埔寨日报表示Davis-Charles女士在去年于泰国曼谷的军事政府将全国各地的代孕诊所关闭之后将自己的生意转移到了柬埔寨。

“她在泰国做了很多桩生意,”他说,

“在泰国关闭之后,她就来到柬埔寨继续做。”

Thea先生说今年在柬埔寨,五个代孕母生下了六个代孕宝宝,她们从诊所得到的报酬大概是一万到一万两千美元。

“她说她在帮助贫穷的柬埔寨人,”他对记者说道。

“她说服了她们来进行代孕,而且说着没有任何害处。”

另外,Davis-Charles女士还被控提供出生证明等假文件。

客户们则感谢Fertility Solutions令他们“梦想成真”。

 

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的执行官Sam Everingham 说他在昨天得知的Davis-Charles 女士被捕的消息,他认为如果其诊所被迫关闭可能会对30-40对澳大利亚伴侣们造成影响。

其中大部分支付了三万到五万美金来通过代孕妈妈求子。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和其它的部门已经注意了Tammy很久,很不幸我们还没有能够通知家长,但是我们其中很多人有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有被监视着,”他说。

“我认为他们一直在收集证据,为这周逮捕她做准备。”

 

Everingham先生说Davis-Charles女士受到许多通过其诊所代孕生子的澳大利亚人的信任。

她的网站上贴满了经她手得到孩子的家长的感言。

一对伴侣写道:“没有Fertility Solutions的支持,我们建立家庭的梦想就不会成真。”

 

“Tammy和她的团队不光是中介。我们把他们当作众生的朋友。

“他们让我们梦想成真,对此我们感激不尽,而且整个过程如此顺利。”

另外一对伴侣写道:“Tammy好像能够感知到我们什么时候序号什么东西。她对于你和你的家庭真诚的关心着,并能提供适当的指导。”

“她的对于代孕母梦也一只给予关怀和鼓励。”

但是Everingham说Davis-Charles似乎太冒险了,尤其是违背法律办事,在国境线之间运输人口,还有疑似伪造文件来避开法律问题。他说自己不支持这样的行为,因为一旦诊所被迫关门,很多在盼着代孕宝宝的准父母可能因此破财或者有失去宝宝的风险。

他为此致电柬埔寨政府以保证“新生儿以及其父母能够安全离开。”

“很多准父母服了很多的钱,很多的准父母的孩子现在就在金边,他们需要回家。”他说。

“现在诊所很多属于澳大利亚人们的孕期还在进行中,所以最坏的情况就是诊所关门。这样很多澳大利亚人和在进行的孕期就卡在那里了。“

“而其中不乏非常不爽的人。 他们花了很多钱而最近则没收到多少消息。”

“通常大家要存很多年的钱才能够进行这件事。而现在的情况让他们非常紧张。”

 

律师建议避开柬埔寨

Everingham先生说在近年泰国和尼泊尔封禁代孕产业后,柬埔寨的代孕需求增长了十倍。

代孕妈妈通常收到八千到一万美金的报酬,他说,代孕中介和试管诊所每个再收一万美元。

但是他说很多准父母会担心一部分钱不知所踪。

“有一些预付给柬埔寨操作人员的钱在人消失之后找不到,许多这样的准父母现在钱包很伤——他们付款之后供应就消失了。”他说。

Stephen Page,一个基于布里斯班的帮助伴侣们通过海外代孕求子的律师,说他一直有警告澳大利亚家庭不要去柬埔寨。

“这样风险太大,原因太多了。尽管很遗憾,但是此事算是不出所料,”他说。

“在最初就有建议指出,如果在柬埔寨进行代孕,你可能会冒着犯贩卖儿童罪的危险。”

“所以,从一个律师的角度来说,如果我要给人们建议的话,我当然会说,‘那么,为什么你要去一个要犯贩卖儿童危险的地方?’你当然不想了。”

Everingham先生说他对于柬埔寨政府对于禁止代孕法律的执行力表示在上。但是与此相对的,法律还规定得不够清楚。

在禁令之下,任何的胚胎移植不得进行。

但是法律需要进一步规定,那些在子宫里已经有胚胎的家长们,现在要面临人财两失的窘境。

他还说现在是不是所有诊所都被禁令所限制。

 

伴侣们转向乌克兰和乔治亚寻求代孕

柬埔寨的禁令另代孕业有着转向地下的风险,或者转移到中国这种没有明确规定的国家(Conceptual Options意见:如果能,好多国人就不用到海外求孕了?)

在一个国家对代孕业关上大门的时候,其他国家就会出现来迎合这巨大的需求。

现在大量的伴侣们开始向着乌克兰和乔治亚进发,这两国的法律对于代孕母和外国准父母都比较友好。

“我们需要给代孕母们更多的报酬,现在给代孕母的报酬太紧了。”他说。

“我们要有一个系统来帮助澳大利亚国内的人们和代孕母匹配。我们还需要一个能够在澳大利亚国内能够给孕期中的代孕母更多支持的系统。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

“在一些州,我们有着不那么清楚的法律禁止男同性恋和单身人士去国外。在祖国,我们现在有很多需要做但是还没有做的事情。”

“我们可以尽情在给别的国家施压打击代孕,但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家后院的问题处理好,成果很难保证。”

“看起来政府想说:‘麻烦事太多了我们不想管,让他们去别的国家搞吧’,而这不能算是个办法。”

在本周四,柬埔寨反贩卖人口当局,司法和健康部门人员,以及澳大利亚驻金边使馆人员会进行会晤讨论相关问题。

Davis-Charles女士的儿子Dylan在脸书网站上形容自己的母亲是个天使。

他说她前路坎坷但是目前还不太坏,而且她还有在和律师会晤。

外交部表示正在为她提供进行领事协助。

 

ABC新闻报道:原文链接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