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代孕

  • -

社会代孕

Category : 生殖法律

       随着近期媒体对社会代孕的关注,我觉得重要的是要加入到会话中,而不仅仅是危言耸听或者编造一个不存在的故事。

 

        作为一个代理机构,那些只为了虚荣的理由,而通过我们想要寻求社会代孕的妇女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类型的代孕就不存在或没有增长。然而,有些妇女们说,她们希望与代孕母合作,而不是她们自己孕育自己的孩子的背后动机有着很大的差别除了医疗或纯粹自恋的原因。

 

        例如,有些妇女正处在其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她们已经在她们的教育和专业领域上花费了无数的时间,且不想错失即将到来的提升或能将她们送上管理层的项目。有些是好莱坞女星或模特,她们一辈子在追求自己的梦想,而身材走形或从公众视线消失,甚至几个月,也可能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们为之所奋斗过的。有些女性实际上对怀孕一个孩子有一种恐惧,这个恐惧强烈到,以致心理学家给了它一个名字:分娩恐惧。对于其他人,她们可能在生命中的后期才遇到她们的人生伴侣,或因为她们花时间继续她们的学业或牺牲她们个人生活以爬上企业阶梯 而推迟分娩。在这些情况中,流产或基因和/或身体异常的机率要比她们如果在年轻时生育要更高​​。还有一些妇女她们曾经有过创伤妊娠, 再次怀孕已经不可能, 虽然身体方面她们还健康。

 

        对于这些妇女,社会代孕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她们想成为母亲; 然而,她们不相信怀孕适合她们。选择这个途径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而且在选择这条道路和将要成为的母亲类型之间是毫无任何相关性的。令人不安的是,有那么多人评判和给这些妇女们扣帽子,当她们仅仅是想建立一个家庭时。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妇女们想拥有一切。谁又能责怪我们什么呢?我们已经看到我们的男同事冲破了职场上那道无形的障碍玻璃天花板,被提供显赫的工作职位,所有的同时,在60岁的时候有小孩而不被叫做自私或被看低。

 

      不幸的是,为了能拥有这一切,女性的天性只允许我们在一定的时间内解决。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就失去一切了。那就是,没有任何机会了。幸运的是,科学和技术现在赋予女性机会和途径去建立与她们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根据她们自己的条件和时间安排。像卵子冷冻和代孕这样选择性的方式给予了女性自由和更多的机会。

 

       在这个行业里工作,我学到的一件事是,母亲和孩子之间的互爱已经远远超过了在子宫内形成的纽带。这不仅在继子女,养子女和领养的孩子那很明显,而且通过代孕方式出生的孩子也是。我觉得可以公平地说这些父母爱自己的孩子,绝对不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父母对子女的爱少我不接受有种观点认为亲自生下自己的孩子会使生母和孩子之间的爱,比有血缘关系但不是亲自生下自己孩子的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爱更强或更合理。社会代孕不一定合适每个人。不能因为社会代孕是一种可能性,就意味着每一位女性都会走这条路,而不是要自己孕育自己的孩子。而且也不能意味着选择这条路的母亲就是自私的,自负的,或虚荣的女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而对于一些女性来说这个选择能帮助他们实现成为母亲的梦想,和使“拥有一切”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