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的迷途 之一

  • -

代孕的迷途 之一

我们理解人们想要孩子的想法。但是在选择代孕的地点之前,我们Conceptual Options建议诸位准家长千万要对于当地的法规和其法院对于代孕案例判决有所了解,赔了夫人又折兵并不是不可能。为此我们会列举世界各地的案例给各位考虑代孕的准家长作为参考。

英国准家长和代孕母的抚养权之争

就在上个月英国法院将一位代孕宝宝的监护权判给了与其没有血缘的代孕母,这位代孕母通过秘密的匹配服务为一对同性恋夫夫提供地下代孕。这是这一对夫夫第二次通过代孕来要孩子。

这对准家长和代孕母在一家汉堡王快餐店里一共见了三十分钟的面,而现在出生的宝宝不幸的一辈子和这个快餐连锁店扯上了关系。

见面之后这位代孕母乘机到了塞浦路斯,塞浦路斯是一个热门的代孕地点,在那里,代孕母接受了两个胚胎的移植——形成这两个胚胎的卵子则是来自另一位卵子捐献人。这两个卵子各自由这对同性恋伴侣的精子受精。尽管移植成功但是其中的一个孩子不幸夭折了。

问题继续叠加,求孕的这对家长错过了付款期限,而这位代孕母发现这对家长的上一位代孕母对于他们的评价不太好。最后,她决定自己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她谎称自己两个孩子都不幸流产,但是在产期降至的时候被准家长看到了她的大肚子。

这对准家长用法律程序试图从这位代孕母的手中夺回孩子,但是他们自己也不完全清白。——他们“支付”了该代孕母9000英镑来为他们怀孩子,而英国法律规定只准“补偿”一位有同情心的代孕母的支出。而“支付”则是非法的。在此之上,法庭判定代孕母有学习障碍,所以其签订的代孕合约被判无效。

最后,法院给了代孕母全部的监护权,而这对同性伴侣只有非常少的探望权——每八个星期有一个周末可以探望孩子。

Conceptual Options评论:

希望此代孕母的学习障碍不会太严重而影响孩子未来的学习。还有就是,这种状况下,出生证明上的母亲是代孕母,而父亲是这对同性恋伴侣的其中一个,恐怕这位没当成爹的还要付孩子的抚养费十八年。地下代孕的不确定性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