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ming

  • -
全家福

一对夫夫建立血亲家族之旅

Category : 代孕

代孕公司跑路,孩子因为地震早产,而在接孩子的时候又亲身经历地震被困。David 和 Shawn算是最倒霉的代孕夫夫了。

“Read More”

  • -
CO干货

纯干货——美国代孕母的选择,由浅入深。

Category : 代孕

前言

本人在加州一间规模比较大的代孕公司供职,打过交道的代孕母小几百人。所以听我细说。

——这篇文章会由浅入深的介绍会为你的孩子怀胎十月的重要人选的选择。 没水分没广告没插图,希望也没有废话。

本文内容会包括:

第一部分—— 浅:

这部分是比较官方的内容,主要为还没有行动的准父母给提供大概的概念,其内容为介绍加州代孕母供应大体状况和每一家代孕公司共通的检查项目和要求。你可以在很多代孕公司网站上看到类似的信息。请容我轻轻带过。

第二部分—— 深:

这部分来自所谓的“内部消息”,根据自己和同事的工作经验总结出来,为已经行动起来的准父母提供网上没有的稀缺信息,以避免丢了夫人又折兵。——其内容为不同代孕公司非共通的项目以及容易漏看,而会确实影响到你的代孕安排以至下一代的因素。我想说这部分比较值钱

第一部分

加州代孕产业已经成熟,产业链已经形成。寻找代母通常由代孕公司进行,也有很少数试管诊所有自己的代母部门。
每家代孕公司对代孕母的筛选有所不同,有偏重数量者,有偏重质量者,见仁见智。

以2017年的状况来说,因为需求大,代母申请人数本不多,筛选后通过的人选更少,通常一家代孕公司不会同时拥有超过20名可以马上合作的代孕母。少的时候,只有3-5名都是可能的。

要寻找到一名完全理想的代孕母可能是需要时间的。

加州和联邦法律没有任何对于代孕母的硬性要求,通常以下的标准都是代孕公司和诊所通过经验总结出来的。可以说每一条要求后边都有着心碎的代孕母和家长们的奉献。这些是成为代孕母要求的底线。但如果有捞钱心切的公司越过了如下底线也不能说其违反法律,只能希望它活不久。

◊基本代孕母要求:

-曾经有至少一次的生育经验;(但是一些亲戚朋友之间的代孕例外)

-没有过任何妊娠并发症;

-年龄在21-39岁之间(每家公司范围会稍有不同)

-不吸烟,不酗酒,不吸毒;

-没有性传播疾病;(为了孩子安全)

-美国公民或者绿卡持有人; -有稳定的收入;(不会有点钱就跑人)

-情绪稳定并有支持她的人际网络; (代孕过程中良好的心理健康极为重要)

-身高体重指数(BMI)<33;(每家公司要求会稍有不同)

这些基本条件的重要性很多代孕公司的网站上都有解释,在这里不多费口舌了。

第二部分

◊进阶代孕母要求:

-居住在代孕合法的州;

-有着足月,健康的生育经验;

-没有任何犯罪背景;

之所以说上边的三项要求是进一步是因为不一定所有的代孕公司都有这些要求。尤其是代孕母资源紧缺的现近两年,一些公司会放松标准。

◊代孕母居住州:

这很重要。请绝对的确定代孕母居住在代孕合法,并会为代孕宝宝提供PBO的州内。目前这样的州有加州,内华达州和伊利诺州。根据代孕母居住其它州的法律,你有可能需要在孩子出生后办理领养手续;如果代孕母变卦你也可能得不到孩子;而如果代孕母挟天子以令诸侯敲你一笔,你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需要举个例子在内布拉斯加州,孩子的出生证上不会有求孕人的名字,孩子出生后你会需要在这个州内逗留几个月处理领养事宜,在此之后如果你想改动出生证上的父母名字,会需要额外的六个月等待时间。在这六个月间孩子不得离开美国。

◊代孕母年龄:

其实要我本人选择一名代孕母的话我反而会选择年龄大一些的。尽管因人而异,但是过了而立之年的女性我认为会比较有责任心,情绪上更稳定,对于饮食,健康都有更多的注意,也能够更好的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婴儿。

◊代孕母病历

你要确定你的代孕公司必须从代孕母医生处直接取得病史档案。由代孕母本人提供的病史是可以做假的。 美国医院的病史并没有页数,所有个别因需要钱代孕的代孕母偷偷抽走个几页会影响代孕判断的病历非常容易。

近期有一位前代孕母申请和公司再度代孕被据,因为医生诊断她再次代孕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她马上向公司索要我们保存的她的病历副本。因为对其人品有所了解,公司代母招收人员一致认为她可能近期急用钱,打算修改病历到其他管理不严的公司去当代孕母。

如果你本人有医疗方面的专业背景,可以和代孕公司与代孕母申请得到代孕母病史档案的副本。对此代孕母可能会有一些抵触,但是通常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果你本人没有相关背景…病历副本拿到手之后请你的试管医生过目解释比较好,很多医生会在病历上备注,一知半解的阅读这些信息会杯弓蛇影。

◊剖腹产史和早产史

在美国剖腹产比较普遍,2015年CDC数据表示大概有1/3的婴儿经由剖腹产出生。目前的研究表示在第三次剖腹产之后,孕妇不再建议应由阴道分娩,但关于绝对的剖腹产上线数目目前还没有定论。目前美国医生普遍能够接受的代孕母最多的剖腹产次数(不包括此次代孕生产)为2-3次不等。 CDC研究表明,经历过一次剖腹产的女性有90%的可能性在下一次生育还要经历剖腹产。但是同样有研究表明,在经历过剖腹产之后尝试顺产的女性并发症发生几率会降低。

由此,根据你是不是在意孩子经由剖腹产出生,会严重的限制你的代孕母选择。以统计学的角度来看,代孕母有剖腹产历史的可能性会根据其每一次增加生产经历而提高。

早产史则比较严重。仔细观察孕期记录,切记切记。

——单胎孕期短于37周(第37周OK)我们认为是早产。

——双胞胎孕期短于34周(第34周OK)我们认为是早产。

每次自发性早产会另下次妊娠的早产可能性呈2.5倍递加。一些严格的代孕公司根部不考虑启用有早产史的女性成为代孕母,但是由于代母紧缺的状况下,也有一些代孕公司会不加说明的向你提供有早产历史的代孕母。尽管理论上你选择了自己的代孕母谁也不能怪,但是作为准父母第一道防线的代孕公司这么欺负人不懂行也忒不厚道了。

◊背景调查

加州法律规定代孕母需要进行医疗和心理筛选但是没有规定其需要经过背景调查。由于种种原因一些代孕公司可能会跳过这一环节。而这对你很重要。近期有过一家代孕公司将有刑事重罪记录的代孕母提供给客户的事件。

在不过多解释重罪与轻罪之间的区别的前提下在这里讨论一下我们公司的可接受和不可接受范围:

重罪——超过七年的酒醉驾驶纪录可以勉强接受,其他重罪完全不可接受。

轻罪——诈骗,盗窃,暴力,虐待和有法院禁制令的纪录我们会非常敏感。如果代孕母纪录中有小额盗窃我们会打电话给该位代孕母验证具体细节来判断严重性。诈骗和盗窃与诚信直接有关;而暴力,虐待和禁制令纪录则表明该名代孕母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或者与有这些问题的人牵连较深。

目前想到的就是这些。也许以后会补充。

*注1:因美国每个州代孕法律条文不同,本文适用范围仅限加州。

*注2:代孕分为代孕女性与供卵人为同一人选的传统代孕和代孕女性与供卵人不为同一人选的妊娠代孕。本文仅讨论后者。


  • -

世界末日之际寻找一位代孕母

Category : 代孕

2016年11月9日,如同多半的美国人,我终于开始了解残酷的真相:一头怪兽正在世界上肆虐。我的思路突然转到了在我的还在试管实验室中冷冻的胚胎。我是不是还要带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现在我如何在世界末日之际寻找一个代孕母?

在连续5年无法怀孕,进行了医生能做的每一个检测之后。我被告知我有一个不听话的子宫。我能够成功的造出胚胎,但是他们就是不着床。如果我想要有自己的骨肉,我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一位代孕母的帮助。

一位妊娠代孕母会为准父母孕育并产出和自己没有基因联系的孩子。我冷冻着的胚胎由我的卵子和捐献来的精子合成而来,因为我单身。这些胚胎是我做试管尝试剩下来的。本来被告知代孕是我唯一的出路就够我喝一壶的了。结果现在的政治环境让我代孕母的选择更加前途未卜。

这可不是谁都行的。美国生殖医疗联盟(ASRM)规定,代孕母必须21岁以上,曾经有最起码一次没有并发症的生育史,而且不能有超过三次的破腹产历史,身高体重在正常范围内,不吸烟,不吸毒,不酗酒,经济稳定,不受政府救济,居住在代孕友好的州内,情绪稳定,有良好的家人朋友支持,法律背景洁白无瑕,而且能够通过严格的医药与心理筛查。尽管看起来这么一个清单为我寻找代孕母提供了明确的方向。但是对我来说这还不够。

从“匹配”开始到抱孩子回家会超过一年。

代孕的过程是漫长的。“匹配”,就是和代孕母彼此选择就可能会用上几个月。到了筛查和法律文件准备完毕又是几个月,然后要等六个星期为胚胎移植准备代孕母的身体。然后,移植不是一定会成功。流产也是可能的。有时代孕母成功怀孕需要几次的移植。最后从“匹配”到你抱孩子回家可能会超过一年。

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承诺,代孕需要极大的信任,还要能够接受长远未知的不适。

现在这个混乱的世界正在让其变得更加怪异和复杂。在审查代孕母的时候,我怎么判断一些主观的品质,像是热心,诚实,耐心和同情心? 因为代孕母能够符合基本要求但还是一个讨厌鬼,或者自恋狂,或者无聊,或是种族主义者,或者同性恋恐惧者,或者是川普的支持者。

对我来说这不是一笔买卖或者只是租用一个子宫。 我会和代孕母共同度过很长一段时间,加深认识,讲电话,发短信,一起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在播放着新闻的电视下边等待。我会和这个人一同经历我生命中最意义重大的一段旅程。他们的观念不能让我气得想捶墙。 这些日子好多人都这个德行。

我不需要也不期望我的代孕母左偏得害,我需要我的世界有那么一丁丁一

我是作为红色尿布婴儿(共产党家庭长大的小孩)的红色尿布婴儿长大的。我的爷爷奶奶曾经是活跃的共产党分子,给我们讲着FBI监视着他们房子的有趣故事。我的爸爸更多是一个嘴炮激进分子,但也差不多。我能用的第一个复杂的句子是卡尔马克思的咒语,“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第一次看安吉拉·戴维斯的演讲(前美国共产党和黑豹党领导人)时我还在上幼儿园。对我的父母来说,民主党还不够自由。当然我不需要也不期待我的代孕母左偏得这么厉害,但我需要我们的世界观有那么一丁丁一样,一丁丁就好。

 

所以,我要怎么找一个? 有两个办法,通过中介或者我亲力亲为。中介收取几万块的中介费和作为第三方监督整个过程的费用。而独立完成的方式叫做“自助,”

像我这么龟毛又喜欢操作物流,又对于阴道和钱这种困难话题完全不打怵的人,是很好的自助人选。

“基础报酬”要事先商量好,这由代孕母居住的州,她是第一次代孕还是已经有“经验”决定。在此之上我们还要商量好付给她一系列的其他费用。比如孕妇装,胚胎移植,每月的杂费等等。

还有其他会阻止匹配进程的因素: 我们两个对与终结的看法(如果发生了基因异常);一次转移多少个胚胎(一个还是要试试双胞胎?);分娩的地点(家里,医院还是在生育中心?);还有在孕期之前之中和之后的联系?这些都是关键的决定性因素。一位想要在医院分娩的准父母不应该匹配一位希望在家中分娩的代孕母。一位想要拥有所有关于婴儿决定权的准家中不应该匹配一位不愿因为胎儿医药方面原因而终结的代孕母。

都已经这么多条件了, 更吹毛求疵的加上政治因素可能看起来有点二。但是合适的匹配就是所有。能高分通过所有官方要求,给川普加油的代孕母肯定存在。但是我对她们来说就是个怪胎,她们对我亦然。尽管政治立场和白痴智商应该不会通过子宫传播,但是科学家们每天都在发现微妙的子宫联系;我宁可谨慎有余,不要追悔莫及。

我不能找和我太相似的代孕母,也不能找太不相似的,这样还

今年有损失。如同很多我认识的人。因为有个人成了我们的总统,我在一个持续的狂怒,担忧和筋疲力尽的状态。现在川普已经渗透到了我对于谁来孕育我孩子的历史性选择。

我不想和一个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的川粉匹配,我也担心和狂热的川黑匹配。我希望我的代孕母不会因为在每次看到新闻时都会担心,害怕,或者怒火攻心。换句话说,我不能找和我太相似的代孕母,也不能找太不相似的,这样还剩谁?是谁能如此幸福的和外边的世界断了线?

需要代孕母这件事首先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你的身体没有办法迎合你的期待。所以你必须去信任别人的身体。你放弃了控制权。然后期望,焦虑的希望这样会成功。每一天我都希望自己不是一个准父母。我希望我自己产下的孩子已经在身边的沙发上打盹。但是现状如此。在这个两极化动荡的世界中能够制造九个月的平稳的环境,并让我的宝宝在这个环境中生长。

原文链接

 


  • -

人类有望通过免疫系统变化预测早产

Category : 生殖健康

据合众国际社报道,该研究资深作者丶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麻醉学和疼痛医学助理教授Brice Gaudilliere博士指出,怀孕是一种独特的免疫状态,通过他们的研究发现,免疫系统变化的时间是比较精确的,并可预测出正常妊娠的模式。

如果科学家们能够通过识别免疫系统变化来预测早产,那他们可能最终会研发出一种血液检测法来预测早产。

据相关数据显示,近10%的美国婴儿会提前三周或多周出生。目前,医生没有可靠的方法来预测哪些婴儿会早产。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收集了18名足月妊娠妇女的血样,这些妇女们在每个孕期和分娩后六周都会给出一个血液样本。随后,研究人员又采用了另一组10名足月妊娠妇女的血液样本来验证此次发现。

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称为质量细胞仪的技术,可同时测量血液样本中每个免疫细胞的50个属性。研究人员还计算了免疫细胞的类型,确定了每个细胞中最活跃的信号通路,并对接触到模拟细菌或病毒感染的化合物的细胞反应进行了评估。

研究小组随后该用最先进的统计模型记录了整个妊娠期发生的免疫系统变化。研究证实,自然杀伤细胞和某些白细胞在怀孕期间活动增强,而辅助性T细胞之间的信号通路会以精确的时间表呈现增加。

另一名研究作者Nima Aghaeepour表示,妊娠免疫时钟的确存在,而此次发现具有重要意义。

该研究结果发表于9月1日的《科学免疫学》(Science Immunology)上。

来源 侨报网


  • -

亲身经历,成为一位代孕母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好很多

Category : 代孕

第一次有人劝我当一名代孕母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这把我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我在想什么?我怎么能把我的宝宝给别人?如果我想留着宝宝怎么办?这些付钱买婴儿可怕的人都是什么人物?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宝宝卖出去?当时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代孕母的最难的部分就是要教育那些对代孕的认识只于小报标题或电视肥皂剧情的人们。虽然在过去15年中,(社会)对代孕的认识有所增加,但对其仍然有非常多的误解,——代孕如何运作?什么样的人会去代孕?无论是作为代孕母或准父母。

“Read More”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