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你的家庭算是新潮了?

  • -

你觉得你的家庭算是新潮了?

托比·拉塞尔(Toby Russell)是这对新人的朋友,也是婚礼的主婚人。他把新婚伴侣的手和一条长长的白丝带系在一起,上面写着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对他们未来的祝愿和希望。杰森·亨利为《纽约时报》拍摄

Louise Rafkin撰写

•2019年3月22日

乔治·艾利森(George Arison)坚持不懈地推动着他的第二家科技公司的成立,而他的男友罗伯特·罗博士(Robert Luo)则专注于另一种类型的初创公司。

41岁的阿里森是二手车在线市场Shif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说,“罗伯特花了和我一样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打造我们的家庭。”

现年40岁的罗博士以其细致入微的整理能力而闻名,他创建了一个数据库,以追踪多家机构、生育医生、法律问题、卵子捐赠者和代孕者的情况,这些机构都参与了实现这对伴侣生儿育女的梦想。

但无论罗博士的文件多么全面,都无法计算出这对旧金山伴侣在为人父母的过程中经历了多少感情的起起伏伏。

然而,如果一切计划进行,在今年九月,在历时3年,经由3位女性的参与,以及投入约30万美元的一大笔钱后,这对同性伴侣将会为两个婴儿换尿布。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的卵子来自同一捐赠者,他们将分别与其中一名男子的精子结合。用今天的话说,它们将是“twinbings”。

“我们活在我们父母的美国梦里,”罗博士说,他的父亲在台湾农村的一个农场长大。1968年,罗博士的父亲宗洛(音)拿着奖学金移民到南达科他州学习工程学,目的是为他的孩子们提供高质量的教育。

这奏效了。罗博士毕业于哈佛大学,主修历史、科学和东亚研究。2006年,他获得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学位和公共卫生硕士学位。作为传染病诊断专家,他曾在南非、中国、秘鲁、肯尼亚和朝鲜等国工作,现在是一名病理学家,并为医疗保健公司和国际公共卫生组织提供咨询。

罗博士的哥哥罗凯(Kay Luo)和哥哥罗杰(Jay Luo)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获得了多个学位。罗杰被认为是神童,12岁就完成了大学学业,十几岁的时候,他还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

罗医生展示了这对伴侣的超声波成像,一男一女,由代孕妈妈孕育着。《纽约时报》的杰森·亨利

艾利森的生活同样受到了美国教育和随之而来的职业机遇的吸引。他出生于前苏联的格鲁吉亚,名叫乔治·阿雷什德兹;他的外祖父是共产党的高级官员。他的父亲Gia Areshidze是一名仍住在格鲁吉亚的政治评论员,他预见到了苏联的解体,决定把儿子送到美国。

艾利森将这个美国化的名字作为专业用途。 从开始说话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练习英语。由于祖父的关系,这家人可以进入C-Span公司,在那里,阿里森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知道了整个美国国会的名字。他对美国政治和美国卡通产生了热情。

然而,在苏联的限制性政策、保守的格鲁吉亚教会的影响,以及他父亲的英语学习要求下,艾利森觉得自己的童年很压抑。14岁时,他获得了缅因州一所寄宿学校的奖学金,这要归功于他与两名美国教师的偶然关系。那时,苏联解体,格鲁吉亚陷入内战。在美国,他对香蕉和m&m巧克力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与家人分开了,但他很快就有了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高中毕业后,艾利森获得了明德学院(Middlebury College)政治学学位。随后,他在格鲁吉亚短暂停留,探索在那里从政的可能性。但是,2005年,他回到了美国。在华盛顿生活期间,他写了一本关于格鲁吉亚政治的书,做过一名商业顾问,并在2007年成功创办了出租车魔术(Taxi Magic),这是一家早期的拼车初创企业。

尽管开了一家美国公司,他的绿卡申请还是被拒绝了。因此,2010年,为了留在美国,他离开了出租车魔术公司,加入了湾区的一家国际科技公司。在那里,他的事业继续腾飞,但他的爱情生活停滞不前。他对伴侣的标准主要是智力、世俗心和政治参与,而那些以照片为导向的同性恋交友平台让他感到心灰意冷。

造成许多死胡同约会的另一个因素是,他想要孩子。“说很多人都被吓到了都算是保守说法,”艾利森说。

2015年,一次偶遇让他找到了罗医生,他本下定决心,如果几年之内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他就要成为一名单亲爸爸。

二人在Mozzeria偶然相遇,Mozzeria是一家聋哑人经营的披萨店,他们很快就从相邻的两张桌子认识了彼此,开始了长达数小时的轻松交谈。罗博士也发现,在同性恋圣地约会毫无成效。他在医学院有过一段长期的感情,这段感情破裂后,他已经单身多年。

他们在一家名叫Mozzeria的披萨店偶然相遇,很快就从相邻的两张桌子认识了彼此,开始了长达数小时的轻松交谈。《纽约时报》的杰森·亨利

两人兴奋地离开餐厅,立即开始互相发短信。那天很晚的时候,艾利森先生在自己变得“太依恋”之前,做好了失望的准备,开始谈论孩子的话题。

罗博士不仅没有退缩,还把话题转到了代孕的医学复杂性上。自从在越南孤儿院工作以来,他一直怀有当父亲的梦想。

两周后,当艾利森的公司庆祝新办公室的开业时,罗博士作为艾利森的约会对象来到了公司,令同事们感到惊喜。同事和朋友们高兴地发现,每天工作15个小时的艾利森现在为罗留出了时间。他们还注意到,以经济和情感上的慷慨而闻名、长期以来一直为父母提供支持的艾利森,现在有人照顾了。

“罗伯特让我的生活更轻松、更快乐、更容易管理,很快,我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自己,”艾利森说。虽然这两个人都是披萨的狂热爱好者,但罗博士还是引导他们选择了健康的饮食、规律的锻炼和假期。在假期里,宝贵的每一天都是真正的休假,而不是工作。

几个月后,艾利森搬进了罗博士的公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人互相介绍给家人和朋友,他们都对这组合感到非常兴奋。罗博士是一个冷静内向的人,与精力充沛外向的阿里森完全互补。这对伴侣的价值观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

到2018年夏天为止只剩下一个人蒙在鼓里:阿里森的父亲还不知道他的儿子是同性恋。

尽管他和父亲的关系很好,但艾利森发现很难想象自己的祖国会接纳他。在格鲁吉亚,针对同性恋者的暴力和歧视很普遍,政府和教会领导人都支持恐同症。2016年,这对伴侣去了一趟格鲁吉亚,但艾利森非常害怕他们的关系被发现,所以他们住在相邻(但分开)的酒店房间里,从未冒险一起出门。

去年八月,这对伴侣又去旅行了。这一次,艾利森得到了弟弟乔治?阿雷西泽(Giorgi Areshidze)的帮助。在这对伴侣到达之前,阿雷西泽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们的父亲。

这对伴侣还于2月26日在法属波利尼西亚举行了婚礼。在瑞吉博拉博拉度假村(St. Regis Bora Bora Resort),阿里森的两侧是一片美丽的海蓝宝石色的海洋,他感谢伴侣对他的信任和他的疯狂梦想。CreditBen和Erin Chrisman

当一家人聚在一起时,艾利森发现一位父亲乐于接受儿子的伴侣,并渴望成为祖父,因此他们的计划生育工作正在顺利进行。

在找到合适的卵子捐赠者后,这一过程被这些男性比作“网上约会,只不过糟糕得多”,他们在等待代孕者的名单上苦苦等待了数月。最后,在2018年12月,两名妇女同意孕育这对伴侣的胚胎,她们分别居住在这对伴侣定居的旧金山不同的方向几个小时车程的地方。

2月26日,这对伴侣和23位亲朋好友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波拉波拉岛举行了一场非正式的婚礼。背景是崎岖的大马努山,令人惊叹的海蓝宝石色的海洋和圣雷吉斯博拉博拉度假村。

3月11日中午,在旧金山市政厅,这对伴侣宣布他们的承诺是合法的。托比罗素(Toby Russell)是艾利森最亲密的朋友,也是Shift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普遍生命教会(ULC)的牧师。

当春天的阳光照进圆形仪式大厅,参加婚礼派对的人挤满了宏伟的楼梯时,男人们重复了他们在波拉波拉许下的誓言,交换了戒指。

艾利森感谢他的伴侣相信他和他的疯狂梦想,并提到了他们未出生的孩子。“他们最大的幸运,”他说,“将是有你作为他们的父亲。”

罗博士称赞阿里森是一位“无限的远见卓识者,他认为一切皆有可能,并利用一切机会改变世界”。他提到他们的孩子“精神上”已经和他们在一起了,给这对夫夫的婴儿制作了一张颗粒状的超声波图。

艾利森先生咧开嘴笑了。“没有你,我的孩子们会被宠坏的,但有了你,你会让我宠孩子,但仍然会确保他们会健康成长,有基础,会成功,”他咧嘴笑着说。

罗医生的眼睛湿润了,因为这对夫夫以一个激情的吻结束了他们的承诺。

“世界上没有其他地方能让我拥有我个人或职业上拥有的东西,”艾利森说,“我的整个人生都是不可能的。”

在这一天

时间
2019年3月11日

地点
旧金山市政厅

这对夫妇签署了一份关于他们体外受精费用的保密协议。罗博士说,卵子捐赠通常在1万到2万美元之间,由捐赠者和一个机构平分。生育诊所对每个孩子收费2.5万至3.5万美元。通过代理机构获得的代孕者的费用可能高达8万美元,由代理机构和代孕者瓜分。

主婚人拉塞尔先生在市政厅系了一个结,把这对夫夫的手和一条长长的白丝带系在一起,上面写着这对伴侣的家人和朋友对他们未来的祝愿和希望。罗医生陪同两位代孕妈妈去看医生,并再次展示了她们孩子最近的超声波图。“很快就会有新的超声波检查图,”他说。

这对新人在波拉波拉举行的婚礼被提前了一天,原定于2月26日举行。这意味着彩排晚宴是在婚礼之后。罗博士说:“我们结婚前就怀孕了,所以我们的行为似乎顺序不太正常。”

原文来自纽约时报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