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失败?为什么他们只当了2星期的爹?

  • -

代孕失败?为什么他们只当了2星期的爹?

Category : 代孕 , 生殖法律

事件:

荷兰的同性伴侣Stefano Franke和Arnout Janssen现在很郁闷。他们的代孕母在周五要回了代孕宝宝。二人表示“这感觉像是死了人。”

The birth of Hayley. © RV

 

 

 

 

在为代孕宝宝进行滴血验亲…不,是亲子基因检测之后。 结果是代孕母的老公喜当爹。孩子仅仅出生了2周,刚刚身为人父的Stefano和Arnout就失去了监护权。下面我们来详了解这不幸事件的来龙去脉。

同性伴侣的Stefano和Arnout是在网上找到他们的代孕母的, 之后双方达成了口头代孕协议。

这位代孕母自己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代孕母向他们保证,自己会和丈夫在行房的时候进行避孕。就是为了避免我们正在讨论的这种尴尬状况。

在进行了人工授精手术之后,代孕妈妈在2016年9月份顺利怀孕。

2017年5月8号,健康的女婴“Hayley”顺利出生,两位“父亲”一起迎接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根据当初的协议,宝宝接受了亲子测试。然后代孕母将这位女婴交给了这对同性伴侣就离开了医院,而Stefano和Arnout在医院过了一夜之后,将小Hayley带回了家里布置完备的婴儿房。

Stefano Franke and Arnout Janssen © LGBTQ Nation

3天后,二人得到了亲子测试的结果,孩子的基因并非来自二人的任何一位,而是来自…代孕母丈夫。震惊之余,这对同性伴侣还是愿意接受这位宝宝。而他们给代孕母打了一个电话,对其告知结果的时候,代孕母也表示还是愿意过渡孩子給他们。

双方上庭在5月19日上庭商讨过渡领养事宜,此时代孕母和其夫表示改变主意要留下婴儿。法院对此则表示同意。

一个晚上之后的周6,社工人员将小Hayley带走了。留下两位“父亲”和空空如也的婴儿房。

Stefano Franke and Arnout Janssen to surrender their baby. © Reinier van Willigen

Janssen对AD新闻说到“作为同性恋家长,你没有任何权利。所有事情都基于母亲的意愿和诚实。除了网上的那个清单,我们在书面上什么也没有。”

而对于将孩子带走的代孕母,Arnout则说“我们尊重她的意愿,但是我们的信任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发生的事情让人难以置信。我们大概会一直怀疑下去,他们真的要帮我们还是在玩我们?Hayley已经不在了,但是这些困惑会一直留在我们心中。”

个人看法:

其实荷兰的法律是容许非商业代孕的。只有商业代孕被严厉禁止。

其中非商业代孕仅限于私人间,如亲戚朋友之间进行代孕的安排,且求孕方可以为代孕方支付相关费用。相对,公开的寻找,包括在网上和社交网络中宣布寻找聘代孕母则非法的。

此案例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同性伴侣的权利,而是在于这对同性伴侣采用的代孕方式。他们采取的“传统代孕”(traditional surrogacy),与我们传统中臭名昭著的“借腹生子”非常相近——不同之处仅在于在这次的故事中求子方是两位父亲,而不是传统的一父一母。

传统代孕即使在代孕合法的美国加州也极为少见。原因是在传统代孕中代孕母和捐卵人为同一人选的状况下,代孕母变卦决定保留婴儿的时候法官极为可能会倾向代孕母一方。而在此案例中,连婴儿的基因都出于代孕方的丈夫,则可以认为基本在任何国家地区,法庭都会严重倾向代孕方夫妇。

取traditional surrogacy而代之,在加州大行其道的代孕方式为“Gestational Surrogacy”也就是子宫代孕,代孕母与供卵人不可为一人。如此在法官面对孩子抚养权有纠纷的状况下会倾向求孕方,而非代孕方,或者供卵方。

另外在商业代孕合法的加州在内的美国少数几个州,代孕中介公司会事先对代孕母进行家庭调查,背景调查,医药调查以及心理评估,降低包括代孕母后悔并改变主意在内的各种状况发生的可能性已尽量提高成功机率。自助代孕人群应该可以作为参考。

新闻来源和材料参考:

http://www.ad.nl/binnenland/homostel-moet-baby-afstaan~a4f3e28b/

http://wetten.overheid.nl/BWBR0001854/2017-03-01#BoekTweede_TiteldeelV_Artikel151b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