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代孕禁令将儿子隔离,父亲心碎

  • -
禁止的符号在柬埔寨国旗上

柬埔寨代孕禁令将儿子隔离,父亲心碎

Category : 代孕 , 生殖法律

James的宝贝儿子无法在自己的呵护下长大了。他错失了所有纪念性的第一次——孩子第一声的啼哭,第一次笑,第一次舞动双手。他们相隔2700公里,柬埔寨一纸代孕禁令让这对双胞胎男孩困在金边进退不得。这还只是在当地政府草率的决定禁止代孕之后面对着未卜命运的许多家庭中之一。

在代孕母于柬埔寨的医院生下他儿子的两个月之后,James回到了其工作的上海。他将孩子交给自己的父母照顾。James的父母在不知道能否将孩子的带回国的状况下就从中国赶到了金边。
在这周政府官方出尔反尔的撤回了之前向通过柬埔寨代孕母求子的求孕人的承诺,当时的承诺保证其只要向政府自首就可以保证其代孕宝宝归国。

身在远方,关于法规改变的信息非常少,33岁James(化名)感到越来越绝望。父子分离正在让他付出代价。

“我非常想念他们,我爱他们。”他说到。
James这位还没有向父母坦白的同性恋者成为父亲的梦想被这个糟糕的时机影响,脱离了轨道。
在双胞胎出生前的一个月,卫生部长Man Bunheng在十一月宣布突然禁止代孕,让他上了全球报纸的头条。这条禁令让代孕中介,公司,几百个柬埔寨的代孕女性还有新的父母们奔走寻找答案,尽管一部分答案甚至还不存在。
James已经投入了超过4万美元求子,说自己为在柬埔寨找代孕母,还有东欧于亚洲交界的乔治亚国找捐卵人下了巨大的决心。
“大部分我的朋友,真的朋友和同事都知道我是同性恋,但是我的父母不知道,“他上个星期在电话中说。
“他们一直和我说‘你需要一个孩子,有一天你老了,就需要孩子来养你,不然你老了日子会不好过的。’这是中国的传统”他说。
他觉得代孕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两年前他在网上寻找不歧视单身家长的代孕中介。他在乔治亚国找到了一个,这一家公司随后在柬埔寨为他安排了一位代孕母。
“尽管有可能会失败,但是我第一次移植就成功了,所以我运气非常好。在知道我就要有孩子之后我高兴坏了,而且锦上添花的是还是个男孩。”James说到。
“在中国,尽管我自己对于生男生女都没有偏见,但是我的父母认为生儿子比女儿好,所以当我知道孩子是男孩的时候非常高兴。“

但是当James和他的母亲乘飞机到金边迎接孩子降生的时候,当地政府正在打击这个业务,将澳大利亚的护士和曼谷来的中介Tammy Davis-Charles和他的两个柬埔寨同事因扮演将柬埔寨的代孕母和国外家长进行牵线的角色而逮捕。当地政府将代孕视为人口买卖的一种而进一步展开调查。但是对于如何应对因此无法将孩子带走,困在柬埔寨的国外的家长们,还没有定音。
一开始,政府对于家长和代孕母持支持态度,并表示其不会被起诉。

Chou Bun Eng, 柬埔寨内务国务卿和政府反人口贩卖部门的二把手说外国伴侣们只要自首就可以保证其自身和代孕宝宝能够归国。
我们想要看到有人负责。如果孩子们和好的家政们一起离开我们国家,我们不会在意,”Bun Eng女士说到。但是从这周起,这些保证已经无效了。Bun Eng女士说到除了会“遵从柬埔寨法律。”之外,她无法保证这些案件会如何解决。
这造成了几十个如James这种还没有向政府坦白的家长们在前路未卜的状况下对柬埔寨政府的安排。
James说中国驻金边的大使馆不愿意出面。商业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 我们是中国公民,但是我们的大使馆对我们的求助不闻不问,就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样。他说。
他们在这周早些的求助的申请被转到了领事官员的办公室,其没有办法联络。James的父亲迟一些到达了柬埔寨,他不说中文和高棉语的父母搬到了首都一个其他因为代孕孩子的问题困在柬埔寨的家长们聚居的公寓。
“我必须装的一切都在顺利进行,这样他们不会担心。”她说。“让事情落到这个地步,我觉得愧对我的母亲,但是要照顾新生的双胞胎太难了。”

此时在上海,James说他正在考虑把孩子带回家的种种方法,但是这些方法都太冒险了。
“上次见到我母亲的时候,我向他们保证会把孩子抱回家,”他说“我们只要小心翼翼的和孩子一起离开。”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