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代孕妈妈们是怎么成为一门跨国买卖的 (上)

  • -

亚洲的代孕妈妈们是怎么成为一门跨国买卖的 (上)

Category : 代孕 , 生殖法律

翻译自This Week In Asia ,原文链接

柬埔寨,泰国和印度对于代孕的取缔造成了目前的这种将女性和儿童置身于前所未有危境的复杂的跨国行动。

一位泰国的代孕母,Wassana,坐在曼谷的一间出租房内。国外一对不孕不育的伴侣出价10,000美元请她帮忙。

 

 

 

 

 

 

 

 

 

自从代孕中介开始从柬埔寨Takeo省一个僻静的社区招收代孕母以来,他们大概敲遍了除了村长Ouk Savouen家以外所有家的门。据他估计,这个离金边一小时车程的村子里至少有一打的女性有为外国人怀过孩子。

在2016年Savouen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警察,但是因为这个产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他们对其没什么办法。法律对于代孕管制的缺失造成了柬埔寨成为外国伴侣们(准父母)寻找代孕母的胜地——而且在印度,尼泊尔和相邻的泰国相继取缔代孕之后越发受欢迎。

印度代孕母们示威反对政府取缔商业代孕。 照片:AFP

 

 

 

 

 

 

 

 

 

 

所以招聘者络绎不绝。在Savouen的村子,很多家庭都有欠民间债务而且赌博盛行,女性也是如此-中介寻求代孕母的报酬就显得格外诱惑。在这个地区,一次代孕的报酬10,000美元,这是当地纺织工人年薪的五倍,足够在当地剑一座新房或者还债了。
十月,Savouen盼望的突破性进展来了:继几个邻国之后,卫生部决定在国境线内禁止外国人进行商业代孕。

对于Savouen这类人当然欢迎这个决定,但是这有许多始料未及的不良后果,尤其是造成了在禁令颁发之前进行了胚胎移植的代孕母和准父母们的混乱。接下来的混乱强迫金边在近几个星期为这些孩子颁发了“出行办法”,尽管如此还有几十个家长们报告在接受孩子的抚养权时有问题。

更令人忧虑的是,据倡导人士表示,这一纸禁令和其他国家的禁令造成了一种新型的不受任何一国法规管制的跨国产业的诞生。而这令女性,孩子和准父母曝露在了前所未见的危险之中。

现在,来自A国的伴侣们通过B国的中介付款给C国的代孕母,然后孩子在D国出生已经不算稀奇了。这全是为了遵守不同地区法律的字面意义。尽管如此的安排会帮助中介绕过法律问题,但是反对者说这样会让不同方面容易在支付方面做手脚,而最差的状况下,让走私人口的恐惧升温。

在柬埔寨,很多中介对禁令的对策是将办公室移到国外,然后付款给已经怀孕的代孕母令其进入泰国过境生育。——因为泰国的新法律只禁止了代孕中介在其境内运作。

印度,一名婴儿睡在初生儿床上。一度是禁止代孕的国家之一。 照片 AFP

 

 

 

 

 

 

 

 

 

 

比如,在Savouen的村子里,Phorn正在照顾她的三个孙子孙女,直到她的女儿七月从曼谷生产回来。Phron的女儿对于求孕者知道的并不多——连国际都不清楚。但是Phron很肯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的家庭从她被承诺的6100美元会受益良多。

其他在禁令发布前受孕的代孕母们则不知所从,很难联系她们的中介和准家长。一些在孩子出生之后说她们还没有收到全款。

在同一个村子的女性在三月于金边的医院为一对美国的男同性恋产下了一个孩子。她签署的合约承诺她6100美元的报酬,这份报酬会分几次支付,直到孩子出生付清。现在她只收到了4000美元。现在她的中介已经不能再国内运作,寻求法律帮助对她来说很困难。

Va Tey,一位没有收到全部报酬的柬埔寨代孕母,在生下一个女儿之后,Va成为了一名代孕母。 照片:Audrey Wilson

 

 

 

 

 

 

 

 

 

Tey本打算用这笔钱来“买一块地皮和一个说得过去的房子。”现在她的报酬只够她换上小额贷款和欠邻居的债。

“我的梦想没有成真,他们没有付我全额。现在我什么也买不了,她说。她打算回到附近的纺织厂继续工作。

柬埔寨的代孕兴盛起源于邻近的泰国,印度和尼泊尔的封禁决定。在2014年的出了两次被媒体大肆报道的状况之后泰国决定对其作出打击。在7月,媒体报道一对澳大利亚伴侣抛弃了一个叫做Gammy的唐氏综合征男婴——这严重打击了代孕业的公众形象。争议进一步激化,在下一个月,国际警察突击搜查了一个在泰国代孕了16个孩子的日本人的家。

“Gammy宝宝”的丑闻对准父母马上就有了影响。其中一些在抱着孩子出关的时候被阻止并且要求其出具泰国家庭法庭的准许,令其滞留时间变长。
接下来的一年中,泰国实行了一条禁止商业代孕和泰国女性为外国人代孕的法律。尼泊尔紧随其后。在2015年8月印度政府封禁了外国人代孕,并在2016年8月立法执行。越南则在2015年就通过了只容许亲属之间的志愿代孕法案,此举也是为了抑制商业代孕。

每一个行动都助长了柬埔寨尚在蹒跚学步的产业。金边的第一个试管诊所在泰国禁令之后几个月后开门,而金边的第一个代孕婴儿则在2016年初出生。
曾有一段时间,柬埔寨是在该地区中唯一在技术和法律漏洞两方面都满足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不孕伴侣要求的国家。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