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代孕妈妈们是怎么成为一门跨国买卖的 (下)

  • -

亚洲的代孕妈妈们是怎么成为一门跨国买卖的 (下)

Category : 代孕 , 生殖法律

泰国的代孕母Pattaramon Chanbua和她的宝宝Gammy,Gammy有先天新的唐氏综合征。 照片:AFP

 

 

 

 

 

 

 

 

 

 

在全盛时期,柬埔寨的代孕业曾有过多达50个中介。在去年十月卫生部门的禁令之前,此时封禁令还缺少法律的支持-而法案草稿还处于起草中-政府非常高效的施行了新的条例,在下一个月,,一家曾经在泰国运行一段时间,叫做Fertility Solutions PGD的中介公司的老板,来自澳大利亚的Tammy Davis Charles就因贩卖人口被捕,一同被捕的还有一个合伙人和一个护士,Samrith Chakrya。
在5月18号,他们的审判被推迟了。三人回到了首都的Prey Sar监狱中的审前羁押所。“我没想到和Davis-Charles的合作会让我坐牢,”Chakriya在法庭上说。“我没听说过这条法律。”

业界的其他人则学会了三缄其口。“亚洲今周”采访了金边三个曾为代孕母提供体检的诊所,其中两个否认和中介合作,还有一个医生说她无法确认自己为其体检的女性为代孕母。

在禁令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准父母则在和中介的错误传达,带孩子回家的挑战,还有代孕母们跨国生产所产生的额外花销搏斗中。
一对荷兰伴侣和金边邮报表示,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禁令,他们开始从国际的代孕中介New Life收到混乱的信息,比如,对方要求在文件上不准有“代孕”字样。“这马上让我起了疑心,”父亲说道“我觉得在转圈子。”他们马上开始担心无法把孩子带回家。
同时,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任何代孕母的音信。“我们当时不知道代孕母被如何对待,或者是合不合法。”父亲说。

曼谷New Life IVF诊所大门紧闭。

 

 

 

 

 

 

 

 

Sam Everingham,澳大利亚的组织“代孕组建家庭”的发起人表示,接近50对澳大利亚伴侣还在等待着来自柬埔寨代孕母们的孩子,他们的胚胎在禁令颁布之前就被移植了。“准父母们正在静待其变。”他说“我们担心离开柬埔寨的事情。”在禁令之后将孩子抱回国的人付了“额外大笔的钱。”,他补充说。 一些孩子在十月后出生的伴侣通过和代孕母一起去到第三个国家如泰国和越南,然后飞回国来绕过限制。在生下孩子之后,Va Tay, 身处Savouen村中昂的代孕母说,在飞到新加坡,为准父母产下婴儿之后自己没有收到全额报酬。
作为对这场混乱的对策,柬埔寨政府在4月提出了“退出战略”来覆盖在十月之前因胚胎移植而出生的婴儿。
同时,对于代孕的需求继续增长。Everyingham说,准父母将目光投向了别处。

根据对其有了解的中介表示,在十一月开始,之前在泰国和柬埔寨运营的中介开始力推在老挝的试管和植入和跨国界的医疗行动。
由于柬埔寨的禁令,准父母越来越多被转到老挝。“现在老挝正处在2016年柬埔寨的位置,”美国的机构Sensible Surrogacy表示。“法律空白,所以代孕只在政府没有介入之前能够大行其道。”几个公司在网站上提到其有在老挝运行,其中包括基地在泰国的New Genetics Global,他们在柬埔寨封禁之后马上就离开了该国,还有老挝生殖,其基地却在美国。Talent IVF Asia在越南国内却用着老挝代孕母。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如此表示。

一位Laos Fertility的代表说在泰国禁令之后,他们在泰国的万象开了诊所,然后提供了报价单,其中医院服务费用用泰铢计算。他们的网站上说在孕期间,她们的代孕母会在家中与家人住在一起。

David Farnell和她的妻子Wendy还有Pipah,Gammy的双胞胎姐妹。这位女孩的代孕母Pattaramon Chanbua,指出这对伴侣将有唐氏综合征的Gammy抛弃給自己。这造成了公众的谴责,最后导致了泰国禁止代孕。 照片 AP

 

 

 

 

 

 

 

 

 

 

胚胎移植在万象进行,而其他的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手续都在另一个国家,如泰国进行。“东南亚未来的代孕可能在泰国和老挝之间”Josh Lam,New Genetics Global的建立人说。他标榜自己的公司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中介”。—最起码50个准家长和代孕母直接联系着。“我不确定老挝会不会服从于国际压力行使代孕法律。”
Lam说自己的公司不与柬埔寨和老挝的代孕母合作,但是从菲律宾和乔治亚引进代母。他说自己也在考虑接收越南女性。代孕母会被分期支付约15000美元。
跨境交易的趋势引发了其他的问题。四月份于老吴和泰国的交界,一个泰国男性因使用一个来自万象诊所的氮气罐子走私精液被捕。New Genetics Global建议准父母旅行到老挝来提供精子,Lam说。同时,泰国难逃其害的牵扯其中。一些中介依然在与泰国和柬埔寨代孕母合作。上个星期,泰国海关当局表示正在考虑要和老挝与柬埔寨合作来落实法律。一个男性和六名女性——移植失败的代孕母候选人 因尝试从万象的诊所偷渡到泰国而被捕。

之前在泰国和柬埔寨运行的中介现在在老挝进行试管和移植。 照片:AP

 

 

 

 

 

 

 

 

 

专家们警告受风险威胁的妇女,儿童以及家长们。“当代孕没有监管的时候,就会有代孕母没有受到钱的报告。” 专门研究代孕和领养的澳大利亚Griffith大学的教授Patricia Fronek表示。她补充道,准父母通常会被要求给比起当时商量的更多的钱。Fronek还说道“当女性被运出国境线的时候就会有走私人口的法律问题。”
而这些在运作的公司,像Lam的一样则否认这个说法,声称跨国行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案。“老挝能从技术方面得宜,而代孕母们则喜欢呆在泰国,”他说“东南亚还是准父母的首选地点。”
对于怀疑代孕操作转入地下,而且支持禁令的村长的Savouen,“很多的代孕母还在继续同样的生活,”他说。“在她们受到钱的时候,她们毫无计划的乱花。一阵子之后钱就花完了。”“中介依然到这个村子里来找人但是这次比较低调。”他说“但是现在想说服女人当代孕母就没那么容易了。”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