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考虑禁止“不道德的”商业代孕产业

  • -
代孕母照片

俄罗斯考虑禁止“不道德的”商业代孕产业

Category : 生殖法律

俄罗斯快速发展的代孕产业现在可能会戛然而止。议会成员正在讨论对其禁止实行。这个问题正在另女权主义者们,代孕业界和代孕母们——通常是俄罗斯最穷的妇女们分裂为不同阵营。

Anastasia Maunilova 撰文

原文地址

莫斯科-安娜在五年之前来到莫斯科寻找工作,现在22岁的她正在怀着她的第一个代孕孩子。她认为代孕是帮助他人的一种方式。她说。

“我在有自己孩子之前就已经有了加入代孕行列的计划。但是俄罗斯的法律禁止这么做,所以我不得不等几年,‘她说。根据俄罗斯法律,女性要成为一位代孕母一定要先有自己生物学上的孩子。

安娜每天通过Skype和自己的三岁女儿视频:安娜在代孕婴儿出生之前都住在一家特殊宾馆里,而她的女儿和祖母两人居住在乌克兰。“等她长大之后我会和她讲我现在的工作,”安娜说到。

如果此次怀孕,还有婴儿出生都顺利的话,安娜说自己在身体回复之后马上打算再代孕一次。但是俄罗斯的立法人员可能不会让她这么做。

公正俄罗斯党的议员安通 贝尔亚科夫提出了一条法案以禁止俄罗斯的商业代孕。他说商业代孕和性工作没有区别,而且在大多数国家已经被禁止了。性工作目前在俄罗斯也是被禁止的。“这是不道德的而且会对母子双方造成危害,”他对News Deeply表示。

贝尔亚科夫提出的禁令不仅会关闭商业代孕,也会禁止代孕母们在利他主义的驱使下为家庭和朋友代孕。商业代孕现于美国大多数州,南非和前苏联国家如乌克兰,乔治亚和卡扎克斯坦合法。

 

丰厚的收入

商业代孕在俄罗斯从2011年就存在了。尽管没有正式的数据,但是Vladislav Melnikov,俄罗斯最大代孕诊所,欧洲代孕中心的主任说在2016大概有2000个婴儿通过代孕母亲出生。他说在俄罗斯有100个左右的代孕中心,单单在莫斯科就超过40家。

印度和尼泊尔是国际伴侣们代孕的中心,Melnikov说大部分在俄罗斯代孕的人是俄罗斯人。

“根据俄罗斯法律,代孕母必须已经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同城来我们这里的女性都需要钱来抚养他们的孩子,特别是那些丈夫已经离开家庭的。”

平均来说,整个手续会让准父母话费2百万卢布(34000美元左右)。 代孕母会收到800,000卢布(14000美元左右),剩下的费用都在诊所上面。大部分加入的女性都是为了钱,Melnikov说。“通常能到达健康要求的女性都是从小的俄罗斯城市来的,比如Tula,Ryazan,Saratov,Voronezh,对她们来说代孕的收入是一大笔钱,”他解释道。

Rosstat,俄罗斯国家数据部门,显示通常最普通的女性工作——教师的月收入为50000卢布(700-800美元)。

根据俄罗斯法律,代孕母必须已经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同城来我们这里的女性都需要钱来抚养他们的孩子,特别是那些丈夫已经离开家庭的。”Julia,一个不愿意透露姓氏的代孕中介的经理说道,该家代孕公司从圣彼得堡招收代孕母。“其中大部分因为需要付信用卡账单或者银行贷款。”

Konstantin Svitnev,生殖法律与道德中心的领袖,说有时候代孕母会勒索生物学上的父母索要更多的费用。

根据俄国法律,代孕母所孕育的孩子不应该有从代孕母处的带任何基因物质。“她可以向膝下无子的伴侣在孕期提供自己的身体,但是不能提供卵子。无论怎么说,法律明文规定当代孕母产下孩子之后,该名代孕母有权利将这个孩子注册为己有,没有任何合约能够改变这个事实。”Svitnev解释道。

这代表着,在紧接着产下孩子之后,签署放弃孩子的文件之前(在这之后准父母会收养这个孩子),代孕母能向生物学的父母要更多钱。Svitnev表示这种情况在生物学父母自己和代孕母商议,而没有经过中介的状况下更普遍。

 

女权主义者们的分裂

代孕母和其他的产业人员要求更好的法规的同时,俄国女权主义者在关于代孕业未来的问题上分裂开来。Tatiana Nikonova,一位交叉女权主义者,她撰写了“山姆·琼斯的日记”,这是俄国最有名的关于两性关系,性和性别方面问题的博客,她认为代孕总体来说会为女性带来伤害。

“她们会继续在投身代孕也,但是…女性会越来越难拿到报酬,而且会被诊所剥削,”Nikonova说。

“正是因为只有贫穷的女性投身代孕, 代孕才应该被禁止。”

如果政府想要阻止妇女们参与代孕,她说,政府就需要提供给她们的孩子更多的经济支持或者至少让她们向前夫索要赡养费容易点。

但是Bella Rapoport,一位俄国出版商,博客撰写人和激进的女权主义者表示了反对意见。“正是因为只有贫穷的女性投身代孕, 代孕才应该被禁止,”她说。Rapoport和她的基金女权主义者的同伴们提出代孕是性别压迫在经济上的体现。“这和从穷人身上买肾没什么区别。” 

“人们通常称代孕为‘生殖技术的应用’她们只是想掩盖用活人挣钱的事实罢了,”她说。

Belyakov的议案还在没有着落,没人知道禁令会不会生效。对于很多俄国女性来说,代孕的禁令会截断她们不错的收入。

但是Anna坚持说她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一种使命感。

“我从新闻上听到俄国可能会禁止代孕,但是我非常希望这只是空穴来风,”她说 “这会夺取很多人成为家长的机会。”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