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最高法院的路上:家长们诠释其“令人心碎的” 代孕案例。

  • -
红色小纸板人拿着破碎的心

在去最高法院的路上:家长们诠释其“令人心碎的” 代孕案例。

Category : 代孕

住在爱荷华州Cedar Rapids德德Paul与Chantele Montover 夫妇今年不太顺。——本是和和美美的他们的代孕母在孕期与他们关系彻底破裂并人间蒸发了。

Cedar Rapids,爱荷华州,一个首例的此类案件正在向爱荷华州最高法院递交中。此案中准父母——Paul和Chantele Montover夫妇与代孕母的关系在代孕母孕期完全破裂。
Paul和Chantele的故事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

“我们在十五岁就开始交往了。”居住在Cedar Rapids的Paul和Chantele Montover在与WQAD新闻 8频道2017年六月的独家采访中说道。
现在连个人都已经是知天命之年,Paul和Chantele在五年前再续高中时的前缘。
“我们两个在都离过婚之后再次相遇,然后就在一起了。”Paul抱着他的女儿,也就是这场代孕官司的台风眼说到。
他们两个在之前的婚姻中都有孩子,但是Paul和Chantele想要再试一次。
“就是想要我们都爱的事物,还有就是我们的孩子。”Paul 说。

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代孕。医师会通过试管IVF来移植一个胚胎。
“很不幸当时我们没有请一家中介,”Chantele说“我们的诊所给了我们几个网站,上边有人放出广告要当代孕母,我们照做,对方就来联系我们了。“Chantele意指代孕母。

Montover夫妇和代孕母签署了一个子宫代孕协议。Paul和Chantele同意支付给代孕母13000美元来孕育他们的孩子-这笔钱也是为了代孕母日后自己的试管疗程的费用。
“签署的时候我们想能帮到别人也是好的。” Chantele说到。

在2016年复活节左右,代孕母受孕了。
“看起来一切顺利,什么问题都没有,”Chantele如此形容当时的代孕体验。一个宝宝,运气好的话会是双胞胎正在路上-2016年12月11日就是预产期。

但是在2016年五月初的时候Montover夫妇和代孕母的关系开始恶化。
“她说她不再信任我们了,她换了电话号码,我们也没办法在社交媒体上联络到她,”Paul提到代孕母时说。

到了最后,准母亲担心到了联络警察求助,甚至运用法律手段。在10月末,他们发现代孕母仔8月末就产下了双胞胎,一对6个月的早产儿,还不到两磅重。
“她当时动了手术而且还接受了输血,”Chantele凝视着宝宝解释道,她的双胞胎在面世仅仅8天之后就夭折了,他们之前还被蒙在鼓里。
“在她过世的时候我们无法在身边的痛苦折磨了我们好一些日子,令人心碎,”Chantele说。除了伤心以外,Paul和Chantele需要证明他们是孩子的合法父母,还要强制让代孕母将监护权转移给他们。
“在等待法庭的判决之前我们只能每隔一天见她两个小时,”Paul说。

一位法官给了Paul和Chantele由12月岛二月之间的暂时监护权,Linn县地方法院的判决对鱼Montover夫妇有利。
“我们非常感恩能够拥有她,但是这过程太贵也太让人伤心了。”Chantele说。
现在代孕母正在爱荷华最高法院上诉试图驳回地方法院的判决。她的立场基于孩子是由自己产下而代孕的合约是不可强制执行的。
“看起来这事没完没了,我们只想做个了结然后继续前进,”Chantele说

现在Paul和Chantel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故事,因为他们不希望有别的家庭重蹈自己的覆辙。
“我们只想让其他的准父母要小心,我的建议是要用中介-现今要信任别人是非常难的。现在我们感觉不会再信任人了。”Chantele说。

因为现在案子还没有定论,婴儿的信息还是保密的。

在6月21日,代孕母方的法律代表向爱荷华最高法院递交了上诉的简报。

WQAD 新闻8台申请了代孕母方法律代表的声明,在此报道出版前没有得到答复。

原文链接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