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成为一位代孕母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好很多

  • -

亲身经历,成为一位代孕母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好很多

Category : 代孕

第一次有人劝我当一名代孕母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这把我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我在想什么?我怎么能把我的宝宝给别人?如果我想留着宝宝怎么办?这些付钱买婴儿可怕的人都是什么人物?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宝宝卖出去?当时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代孕母的最难的部分就是要教育那些对代孕的认识只于小报标题或电视肥皂剧情的人们。虽然在过去15年中,(社会)对代孕的认识有所增加,但对其仍然有非常多的误解,——代孕如何运作?什么样的人会去代孕?无论是作为代孕母或准父母。

我不知道去哪里,或者和谁诉说这个为别人怀代一个婴儿的愿望,但谷歌搜索引导我来到“英国代孕”。我在遇到的女人中找到了与我相似的心灵,其他与我想法一样的代孕母。这是一个启示 – 我不是唯一一个想要这样做的怪人!这些女士成了我的姐妹,我的代孕姐妹,她们能毫无疑问地理解我的每一个想法。我找到了家。

通过代孕英国,我遇到了很多对夫妇,他们的故事同样令人心碎——流产,死产,多轮试管,但在这里,他们开始寻找一个特殊的朋友,他们可以建立一个终身的关系,希望最终 能够得到一个婴儿。
在其组织的社交活动之中,我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安德里亚。 我们马上聊了起来,我们花了几个小时谈论一切,除了代孕以外的一切。 我们一拍即合 – 其他代孕母提到过那个感觉,当时就是那个感觉。 我是如此兴奋! 这是我会成就其成为一个母亲的女人吗? 我向英国代孕询问了对方的电话,告诉她我有兴趣,也看她是不是对我同样有兴趣。 幸运的是,她和她的丈夫和我的感觉相同。 我们花了几个月相互认识,也互相认识彼此的家庭 – 我们也很快的成为了彼此的家庭成员。

我是一个传统的代孕母,所以我们将使用我的卵子来得到一个孩子。 我们在我家开始人工授精,在两个月内我们怀孕了。 打电话给我可爱的夫妇告诉他们,他们将为人父母是世上最好的感觉。 我正在改变他们的生活 你能有多少次说你永远改变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飘飘然到了九霄云外,我们都实现了我们的梦想 – 他们是妈妈和爸爸,而我是代孕母。

在整个怀孕期间,我都有从这对夫妇那里收到费用,所以我从来没要自己掏口袋。我收入的损失,育儿和孕妇装都全部被付清了。正如我的准母亲所说,他们自己怀孕一样会有花销,所以给我的费用是没有问题的。这帮助我应对了收下这笔钱的愧疚。
乔治娜出生的那一天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准父母双方都作为我的生产伙伴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 我最好的朋友握着我的手,此时我生下了将永远在我心中占有特别的一席之地的他们的女儿。当Andria喝奶时我看着他们,她的丈夫也瞪着她们俩,我确信了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的代孕之旅。
在18个月内,我为第二批最好的朋友生下了我的第二个替代孩子米兰达。我感到幸福。我的代孕家庭正在延伸。我两个代孕孩子现在是14岁和13岁,我依然和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有联系。女孩们知道我是谁,并且知道他们的特殊生活故事并为此很自豪。骄傲的原因是三个人的爱让她们来到这世界上——妈妈,爸爸和莎拉。
在结婚又有两个孩子后,我又找上了代孕。我知道自己不会有更多的孩子,但又觉得不将自己的生育能力送给其他人似乎是个浪费 。所以,我瞬间就决定回到英国代孕组织。
不到六个月,我和一个可爱的同性恋情侣迈克尔和尼克一起参加了“彼此认识”活动。他们成为我第三批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欢笑,聊天,他们非常喜欢我的孩子,我知道他们将是完美的父亲。当艾略特在四年前通过剖腹产出生时,我被证明当时的想法是正确的。看着他们的脸,看到他们看到他们想要的儿子时的眼泪,让我忘记了我在一个手术台上。我立即就知道了,我想给那个漂亮的小男孩一个兄弟姐妹。

不幸的是,我患上了输卵管租塞,所以有再生一个被证明是有点困难。在伦敦妇女诊所的帮助下,我们通过一轮试管疗程得到了埃里卡。她在九个月出生后,通过任何工作人员经历过的最有趣的剖腹产诞生。我们都笑了起来,工作人员加入了我们代孕生育的喜悦。
我知道自己已经近40岁,在生下7个婴儿之后,现在是我作为代孕母退休的时候了,不然我可能永远不会停止。无法帮助那些我还在等待代孕母的朋友令我心痛,但是我继续为英国代孕组织做义工,所以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帮助他们。
花了15年,有四个代孕婴儿,但我感到很高兴,我设法实现了我作为一个代孕母的梦想。当时我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一个整个的代孕大家庭。这超出了我所有的期望,我感到非常幸运 。

原文链接在此


搜索博客

博客种类

博客归档